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www.ax063.co

淌徉在欲望的网里

淌徉在欲望的网里
                  ———我的上网故事

 
  前言:这同样是我的一篇老文章,献给那些喜欢我《榆树湾的故事》的朋友
们,我也会找时间继续写《榆树湾故事》的。这篇文间以前发过一次了,后来又
在有些网站看见别人冒名发过几次,我很高兴他们能喜欢这篇文章,但冒名就不
对了,希望能自己创作,我们永远支持原创,反对盗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99年的时候,我开始上网。一开始觉得挺好奇,老是上一些成人网站去看
看,后来,觉得没劲了,就迷上了聊天。一开始男的女的我全聊,后来,我的Q
Q里就全是女人了。

  我甚至还见过一个网友,是个小女孩,大概十七、八岁吧,长得还行,就是
天真幼稚了点。我觉得没劲,请她喝了点东西,什么都没做,就送她回家了。她
倒对我还挺恋恋不舍的,老问我下一次怎么见面。我告诉她,没有下一次了,你
得回家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要一天到晚在网上呆着,然后,很洒脱地走了,
留下她一个人挺崇敬地看着我的背影,那时,我觉得自己挺高尚的。

  说实话,我倒也不是个圣人,可我对小女孩子不感性趣,我只喜欢成熟的女
人,最好是结过婚的少妇,那时我正读大学,别人都说,学生爱少妇,看来有点
道理!

  就这样上了两年多的网,聊了不少的天,也常在网上和一些风骚妇人聊些成
人话题,可都没有碰到过一个城市的,也就只是嘴上聊聊,好在那时我还有女朋
友,什么都好解决。后来,女朋友吹了,我也毕业了,就留在了这个城市工作,
单位还不错,然后,我租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买了台电脑,在家里上网了。

  又聊了大半年,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网上查到一个叫梅的QQ号,
上面的地址竟然就是我所在的城市,我挺高兴,如获至宝,忙加入好友。

  一开始,对方抱有很高的警惕性,不太搭理我,可我不气馁,再接再励。你
不理我,我就有一句没一句地找你聊,反正我不心急,态度还挺好,一付打不还
手,骂不还口的好气量。而且,也不提什么敏感话题,就像普通朋友一样聊了好
几个星期。我怕她一急之下把我扔进黑名单里去,那我的努力就白费了。

  那时候,我基本上是天天在网上呆着,我发现她也常来上网,可能是家里也
有台电脑吧,我想,她也应该是个寂寞的女人才对。

  几个星期之后,渐渐熟了,这个叫梅的女人也慢慢放松了对我的警惕,和我
有说有笑起来,这也难怪,我也聊了这么久的天了,说话挺风趣,又还有礼貌,
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懂事、幽默、有学问的好男人,她怎么会想到我的目地呢?

  时间一久,我也就知道了,这个叫梅的女人,并不是我所在的城市,而是在
另一个城市,好在,相隔很近。她还告诉我,她已经37岁了,离婚,和一个正
在读小学五年级的儿子住在一起。然后,我又想法设法地套出了她的工作单位,
她是在那个城市的电信部门上班。

  她让我叫她梅姐!哈哈,好,梅姐,越来越亲密了,我仿佛看见了成功的希
望。

  在私底下,我不止一次想像过梅姐的样子,她应该是那种成熟、妩媚、甚至
是有点风骚的样子吧?就像大多数的中年妇女一样。我倒不急于去见她,一是我
的工作也挺忙,除了晚上,就没时间了,根本不可能跑去见她,二是我也怕吓着
她,看得出她还是有点保守的。

  就这然,过了几个月,我一直没有对梅姐提出什么要见面呀什么的,这让她
更放心我了,觉得我是一个好人,在网上就夸了我不少次。有几次,她甚至有点
想要见一见我,她老说很想知道我长什么样子,我就告诉她我长得和梁朝伟一个
样,帅!

  她就笑,说:“不信,你准是长得像伍佰吧!”

  我说:“有机会,一定让你见识一下俺的风采,迷死你。”

  结果在冬天的时候,我因为单位上的事同领导一块去了梅姐所在的城市,反
正也就是四个小时的事。那时,我坐在小车上,觉得有些微微的激动,但我一直
压抑着,没让领导看出来。

  等到了那个城市,天都快黑了,我们找宾馆住了下来,吃过饭,领导说要去
唱卡拉OK,我就推说要去见一个亲戚,没有同去。等领导一走,我就拿手机拨
通梅姐的电话,告诉她:“你不是想见一见梁朝伟吗?现在我来了,你来见吧,
免费的!”

  梅姐在电话里咯咯地笑,自从她把电话号码告诉我之后,我就常打电话和她
开玩笑,她显然是不相信,因为我没有说过我要来,我说了好几次,她才相信,
声音有些不安,半天才说了句:“行,我来接你,不过,你到时候可别失望呀,
你得有心理准备呀!你准备见到一个老太婆吧!”

  我说:“你就是白发苍苍,我也高兴。”

  二十分钟后,梅姐来了,一见,我就放下心来。虽然梅姐的脸上是有了一点
岁月的痕迹,可看上去她保养得还不错,皮肤白嫩,眼睛也挺大的,看上去很精
神,有一点妩媚的样子。当然,她的长相一般,并不漂亮,但是那种成熟的女人
味是十足的。

  见我在看她,梅姐有些不好意思了,说:“想不到你这么年青,完全就像个
刚出学校门不久的大孩子嘛,和你平时说话的口气还真不符合。”

  我就说:“毛主席他老人家说过了,丑媳妇总要见公婆嘛!”

  梅姐又咯咯地笑了,说:“这是他老人家说的吗?你真有趣。”然后,她看
着我,很慎重地问我:“你是不是很失望?”

  “没有,”我说,“梅姐,你挺漂亮的,比我想像中可还要漂亮多了,你的
眼睛很漂亮,里面尽是风情。”

  她放心地笑了,做了个想要打我的手式,“小兄弟,敢调戏大姐呀!”

  然后,我们就出了宾馆,我想请她去吃点东西,她不肯,说:“女人到了这
个年龄,不能乱吃东西,否则要减肥了。”

  我说:“你不肥,你丰满。”

  梅姐咯咯地笑着在我身上轻打了一下,“贫嘴,怪不得你找不到女朋友。”

  我们在街头逛了一下,天已完全黑了,冬天的夜晚,颇有些寒意,这是个小
城,冬天的时候,天一黑人就不多了,我突然觉得有些萧条,一种身在异乡的感
觉涌上心头,我对梅姐说:“咱们得找个地方聊聊呀,不可能就在街上逛吧,冷
了,别冻坏你了!”然后,我真诚地说:“我会心痛的!”

  “你少肉麻了。”梅姐笑得花枝招展,我觉得她也挺好看的。

  “走,到我家里去坐坐吧,你是客人,可不能真冻坏你了,再说,让熟人看
见了也不好!别人会以为我这个老太婆勾诱你这个大男孩!”梅姐开了个玩笑,
我们就向她家走去,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谁也看不出我们是第一次见面。

  她家挺近的,走了十分钟就到了,一进门,我见家里没其它人,就问梅姐:
“你不是还有个儿子嘛,咋不在家呀?”

  “上晚自习去了。”梅姐说着,给我倒茶,就坐在我对面。不知怎么,一进
门,刚才那种亲热的气氛好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我们俩对坐着,竟不知该怎么
开口了。

  梅姐家装修得还不错,看得出这是个有品味的女人,虽然没有宾馆的富丽堂
皇,可有一种家的温暖,让我觉得很舒服。一时间,我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有
话没话地找了些话来说,这时我才觉得我的口才并不是想像中那么好。

  梅姐只是不时地应合我几句,大部份时间就是坐着看我说,让我很没趣,我
想可能我不该来,大家在网上做个好朋友就算了吧,何必非要见面呢?于是,我
站起来,想要走了,梅姐看了我一眼,说:“怎么,想走了?你今天是不是很失
望,没有想到我这么老了吧?”

  我看见梅姐的眼里的些忧郁,忙说:“不,你挺有女人味,而且,你不老,
你是真正的女人,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梅姐笑了,说:“你想做什么呀?在网上你不是挺历害的吗?怎么现在像个
胆小鬼了?”

  “你激我?”我说,看见梅姐脸上的笑意,那里有一种诱惑的味道,我一下
冲了上去,死死地抱住她,她一下就软在我怀里了。我们就这样抱着,我的双手
在她身上乱摸乱捏,说实话,梅姐不胖,可是丰满,身上很有肉感,特别胸前那
对肉弹抵在我胸前,真的好舒服。

  我把手伸向梅姐的屁股时,梅姐伸手摸灭了灯,说:“你快一点吧,我儿子
快下晚自习了。”

  我抱起梅姐就放到沙发上,然后,我去吻她的嘴,她开张嘴来,把舌头伸进
了我嘴里,这一吻可真是销魂呀!我边咂着梅姐的舌头,边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
去,抚摸着她那对丰满肥大的乳房,好温暖,软绵绵的,很有手感,没几下,她
的乳头就硬了,向上翘着,我松开嘴,笑着问梅姐:“你的这两粒小豆豆怎么变
硬了呀?”

  梅姐白了我一眼,说:“都怪你。”

  我笑了笑,就去掀她的衣服,虽然没灯,我还是看见了她那雪白的小肚子,
微微有些隆起了,毕竟是快四十岁的中年妇女了,而且在我看来这样也很性感,
挺可爱。我在她肚子上亲了几口,梅姐的身体抖了几下,说:“真要命了。”

  窗外马路上的汽车声不断传来,房间里挺安静,我飞快地脱下梅姐的裤子,
梅姐还有些不意思地夹紧大腿,当然,我一分就分开了。然后,我看见了一团漆
黑的体毛,我拿手一摸,还挺扎手的。这过程中,梅姐的身体一直在抖,好像我
已经在干她了一样。真的是如狼似虎呀,那是我第一次领教到中年妇女的历害,
觉得她们真的是不太好对付呀。

  我把头凑过去,嗅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我心里想,女人下面怎么都这个味
呀,梅姐就已经伸手按住了我的头,向她那里按,我知道她的意思,就蹲在地上
用手分开她那两片已经潮湿了的阴唇,感觉好柔软,又湿又滑,然后,我伸出舌
头,开始去舔,说实话,我也并不喜欢这样做,不过,还是觉得挺刺激的。味道
不怎么好,咸咸的,有股盐味。

  梅姐倒很舒服,闭着眼躺在沙发上,嘴里哼哼着,两腿狠狠地夹住我的头,
怕我中途撤军。

  说句实话,我觉得梅姐全身上下最诱人的就是她那对又白又圆的大屁股了,
摸在手里弹性十足,特别诱人,我都忍不住想亲上两口了。事后,我估计,梅姐
的屁股,那晚上都快让我摸脱了一层皮。后来,我常打电话给梅姐对她说:“我
又想你的大屁股了!”

  她就咯咯地笑,说:“那你就快来亲呀!”

  那晚上,梅姐让我亲得骚水横流,反正,她的屁股上就流了一屁股,又湿又
滑,我想不到,一个中年妇女都还这么资源丰富。

  后来,梅姐就拉着我的手,说:“够了,够了,你快一点吧,我儿子快回来
了。”

  我就爬了上去,骑在她身上,那时我的那玩意已经胀得快爆了,我几乎是死
命地捅了进去。梅姐叫了一声,很快就没声了,咬着嘴唇,尽量不发出声响来,
忍受着我的抽送。梅姐的肉洞里挺温暖的,可能是生过孩子和性生活过得太多的
原因,有一点大,不过,还好,我的那玩意,挺粗,插在里面一抽一送,也挺有
感觉的。

  过不了多久,梅姐又开始哼哼了,听在耳里,挺诱人的,我拿手一摸她的大
屁股,上面又流了一滩水,又湿又滑。那时,我已经交过几个女朋友了,能干得
得心应手了,我很老练的抽送着,没几下就让梅姐又忍不住开始哼哼了。后来,
完事的时候,梅姐问我:“你不是第一次了吧,这么历害。”

  那时已是冬天了,好在屋里装了空调,挺暖和的,要不然,我想我和梅姐一
定会感冒的,其实,还没正式做之前,梅姐让我抱她到床上去,我没肯,我觉得
在沙发上更有味道,就像录相里的老外们一样。

  快九点钟的时候,我们终于完事了,穿好衣服。看上去梅姐都还有些意犹未
尽,我安慰她,下次我再来,或者她上我那儿去,一定要好好地干干革命工作,
一直干到天亮。

  梅姐听话地点点头,然后,我们打开灯,又抱着亲了一阵,这过程中我又差
点让梅姐惹得火起。我看了看表,估计她儿子快回来了,只好起身告辞走了,梅
姐送我到门口,有些不舍,我又搂着她亲了两口,才离开,出门的时候,我想,
女人真可怕呀,有些时候比男人胆还大。

  第二天,我同领导忙着开完了会,就离开了,没有顾得着见去梅姐,我打了
个电话,梅姐有些不太高兴,说她感冒了,都怪我,然后问我晚上还要去吗?

  “我把儿子送到他外婆家去了。”她说。

  我告诉她:“我得和领导回去了,来不了。”

  她沉默了一下,问我:“那你什么时候还会来。”

  我说:“我也不知道,平时太忙了,但我一有时间,就抽空跑来看你吧,或
者你也可以去看我呀!”

  她说:“再说吧!”

  回来之后,生活照样继续,天气也越来越冷了,一个人的时候,我常想起梅
姐,想那个晚上的事,然后,我会打电话,和梅姐在电话里聊一下,上网对我而
言,突然间变得索然无味了。

  一个星期天,天空阴沉,好像要下雪,我站在阳台上抽烟,看落叶在风中飞
舞,阳台下枯黄的草地上,空无人影,远处不知谁家在放着过时了的流行歌曲。
我转身走进房里,电脑静悄悄地摆在桌上,键盘上已经沾满了灰尘,我看了看,
想,快过年了。
  ———————————————————————————————
      
谨以此文来献给生命中那段荒唐的日子